云水渡舟行

烧灯续昼

依稀记得曾经看过一个太太的条漫i
大概是影哥悬赏为什么那么穷因为都用来哄老婆了(不是)
然后我用苍苍打了影哥。空了一整个魔风鬼盾。
然后……
姬达摩……emmm
影哥挺会♂玩挺宠溺啊(不是)

咦我怎么绿了(不是)

是不是老福特提醒我该摸鱼了(你好意思


今日份双倍的快乐!!
以及风魂水魂火魂都有了
雷系还是只有一个雷弓爸爸哈哈哈哈哈哈
(生活不易 雷弓叹气)

【澄羡】一见钟情的三十种方式(3)

/《江澄: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请不要在意这个沙雕题目,因为全篇都很沙雕(?

/私人航空公司CEO澄×实习乘务员羡

/潜规则文学(?)请不要模仿哦(什


“乘坐云梦CY7201号航班前往杭州的旅客请注意,现在开始登机……”



江澄此去是休假,出门前自家姐姐特意给他收拾打扮了一番,立志把他变成头等舱最靓的成功人士。来之前江澄考虑过要不要把整个头等舱买断,后来在知道已经有不少人订了票之后十分人道主义的选择了放弃。

坐着自家航班显然随意了许多。

江澄连登机牌都不用出示,就被资深乘务员领着从特殊通道一路直达头等舱为他预留好的座位。

进舱门前他在门口排了一下队——毕竟舱门只有一个。

百无聊赖时他探了个头。

这一抬头正好瞧见机舱门口站着的规规矩矩打着领结穿着小衬衫的年轻乘务员。

我操。

这人好特么好看。

江澄觉得心脏“砰”的被砸了一记。

进舱门的时候他特意留意了一下对方胸前挂着的小牌子。

实习乘务员:魏婴。





坐上飞机之后魏婴除了刚才从他身边匆匆路过的时候被他叫住帮忙系安全带,再没出现在他视线里。

江澄坐过太多次飞机,完全无需谁来来教他这些事该怎么做。

但那双手从他身上划过在腰间扣紧安全带的时候,他瞧着那人近在咫尺的侧脸,抿唇想着被人伺候的感觉还真好。



起飞之后没过一段时间就进入了平稳运行,推着小推车分发饮料和头等舱专属小礼品的女乘务员甜美的声音问他想喝点什么。

江澄张望了一下。

魏婴不在这。想来实习生们是要去后面的。





一杯饮料已经见了底儿。

江澄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抬手按下了扶手侧的呼叫铃。

片刻乘务员走了过来。

“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吗?”

江澄头也不太从口袋里掏出名片在他眼前一晃,随后道:“你们不是有个叫魏婴的实习生?叫他过来。”

“这……好吧。”





机舱尽头响起脚步声。

那个第一眼就惊艳的小乘务员匆匆赶了过来。江澄余光瞥见他的身影,咳嗽两声装作体力不支的样子歪着头靠在椅背上。魏婴跑过来的急,额上带了些细汗,脸上带着几分惶恐不安的情绪。见到江澄他赶忙两步上前,方才心里嘀嘀咕咕的不安一下子抛到脑后。

“——先生您怎么了?不舒服吗?”

江澄皱着眉摆摆手,一手搭上他肩头虚弱道:“就是有点晕机……你扶我去一下卫生间…


“哎,哎好的!”



头等舱的卫生间干净又有些低调的奢华。魏婴一心只顾着小心翼翼扶着江澄,听见“咔嗒”一声他才发现江澄反手把门锁上了。他仍没多想,只是好生好气道:“先生,到卫生间了,我先出去,您等下记得锁好门。”

他转身开门的时候身后江澄忽然欺身过来,“啪”一声伸手抵在了门上。

魏婴下意识转身,被人顺手揽住了腰贴过来,脊背撞上了冰凉的门板。

“先生您这是……!”

“先别说话。”

江澄低头在人唇边闻了闻,伸出舌尖轻舔了一口,在人恼羞成怒要喊叫时及时开口。

“……想转正吗。”



“……什么?”

江澄好整以暇:“我看这趟航班上实习生不少,应该只招一个吧。”

“你想转正吗。”

“……你能做主?”

“我当然能。”

无论到哪都随身携带名片又记一功。


魏婴沉默了许久。

“你……想做什么。”

飞机上做什么总归都没那么方便。江澄想了想,看着被他圈在怀抱和门板之间的魏婴,忽然靠近低笑道:“想转正就乖乖给老子亲口。”

“只是这样?”

“你说呢?”



江澄想到后半段魏婴还要站许久,终归是大发慈悲只弄了他几下就草草结束。魏婴平复着喘息整理衣领遮盖痕迹的时候,江澄在他耳边道:“我知道你们这趟航班要在那边停五天,是吧?”

“我正好在这也呆五天,我跟你们机长打招呼,你跟我走,下了飞机来行李托运找我。”

“你最好不要敢不来。我会跟你们机长说,实在不行就让他亲自送你过来。”

“回去头等舱被我抱了,本来想让所有人都出去,但现在……你得留下。”

到时候偌大的头等舱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放心,不会亏待了你。等我返程回去下了飞机就给你转正,以后就好好在这干。”


江澄连珠炮似得一通说完,正等着回应,就看见魏婴慢吞吞的理了理头发,漫不经心道:“好了知道了。你好啰嗦。”

“……?”

这跟刚才那个柔弱小实习生完全不是一个人吧?

只是这一卦的似乎又戳到了江澄胃口。

江澄肚子里三言两语转了转,扭头又道:“算了。我改主意了。”


魏婴不解的看他。

江澄瞅着他道:“你还是跟我回家吧。”
—end—

想画散发牙牙结果……

害。果然我不会画半长发男孩子。

【隼苍】何以听风(上)

/改了改重发了一遍

/背景是隼白一刀劈了大名府之后

/私设鬼泪村正是两把刀,鬼泪和村正

 

 

那天苍牙独自一人浑身是血的从大名府回来之后,昔日同伴上前想扶他一把却被他眼中骇人的冷厉逼到止步。

 

那日他的神情也太吓人了些,就像顽固不化的千年寒冰轰然撞上烧尽山林燃起晚霞的落日后炸出的寒冰碎屑刺入血肉,在骨髓深处融化,带起一阵冰凉战栗。

 

苍牙房间的门“砰”的一声紧闭,沉闷的声响唤回了众人的注意。

 

炎魂看着地上方才被苍牙丢下的、沾满干涸血污的断成两截的村正,又看了看身边的伙伴,面面相觑。

 

能让苍牙断剑重伤又是这样一副的神情的人,许是——只有一个了。

 

没几天隼白队长刀劈大名府对武士宣战的消息传了来,炎魂他们这才知道大约发生了什么。

 

 

 

 

对于隼白和苍牙的事,所有人都觉着有些奇妙却又理所应当。他们很少表现得很亲密,甚至比普通朋友还要疏远些——

 

这一切的想法都在凌晨值夜的忍者无数次撞见隼白队长从苍牙房间里踩着星辰碎屑带着微薄笑意溜出来后被砸了个粉碎。

 

尽管他们从未对众人说过他们的关系。

 

 

 

又过了段日子,在某个深夜苍牙房间的门忽然悄悄打开了一条缝隙。

 

苍牙并未像往常一样把头发拢起,而是任由半长的黑发垂落肩头。面具草草地扎了绳,在深夜的覆盖下他整个人轮廓都显得温柔了起来。

 

决战之后的头一次露面低调而孤寂。他怀中抱了一个木盒,走的很快,耳畔甚至响起了风声。

 

他只穿了单薄的白衣,一路疾走到了他平日里听风修炼的山崖。

 

他抱着木盒在平时的地方坐了一会儿,随后低下头,徒手刨开一片土地。无论是动作还是神情,都绝算不上从容。

 

他握刀的纤薄手指上沾满了格格不入泥灰,指甲缝里塞满了土屑,不干净也不舒服。

 

他并不在意,直到地上的土坑扩张到大约能容下那个木盒的大小。苍牙呼出了口气,把木盒放了进去。

 

填土、立碑、祭酒,一气呵成。

 

做完这一切苍牙草草清理了一下自己的双手,安静的望着远处还在沉睡的夜幕。

 

他一个人坐了很久。

 

直到天将明,曙光现。

 

苍牙叹了口气道:“从前你跟我说,就算那些当下志同道合的人,到最后也不一定走到一路。你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只有在某一个角落才会交错。”

 

“你还说但你不一样。你说我可以永远相信你。”

 

“隼白……你个混蛋。”

 

身后的树丛微微响了几声。

 

苍牙头也不回。

 

“跟了我多久了?……还是说,你一直都在。”

 

无人回答。

 

苍牙叹道:“隼白。你不该回来。你本不该。”

 

树林簌簌的,终于从那里慢慢走出来一个白发身影。

 

隼白在他身后站定了,看着他的背影道:“……我只是担心你。”

 

苍牙转过了身。

 

他面对着隼白,唇畔提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刻薄弧度。

 

隼白也知道自己亲手把人重伤转过头又来关心的样子很假很难以令人信服。

 

于是他并未多说,只道:“苍牙。我最后一次真诚的邀请你。”

 

“你——真的不愿意,成为我唯一的伙伴以及终生的伴侣吗?”

 

 

朝阳在天边的弧度豁然开朗。

 

苍牙背对着曙光,站起身朝身处一片阴影的隼白走去。

 

隼白看着他,仿佛看见了几年前的少年苍牙头一回笨拙又坚定的回应他炽烈的感情,坚定不移的站到他身边帮他挑起忍村的半边重担。

 

恍惚间苍牙走到了他面前。

 

他手上没有一向最为宝贝的长刀,他的黑发柔顺的垂落下来让隼白控制不住的想去抚摸。

 

苍牙伸出一根手指,点在自己震颤跳动的左边胸前。

 

“这里。”苍牙道:“一半是辉风和忍村。一半是……你。”

 

他微微歪头,似是征寻意见的孩子。

 

“你要我舍弃哪一半?”

 

 

 

日头挣脱地笼,跳上天际。曙光笼罩了整片大地。

 

隼白很久都没有说话。

 

心脏无论切掉哪一半人都不能活着。

 

他也许今天才明白他亲手把苍牙逼上了怎样的绝路。

 

 

 

 

 

“所以。”

 

苍牙没能等到隼白的回答。

 

“如果我在这里杀了你,你的计划会终止吗。”

 

“……”

 

隼白垂眸,不知为何他忽然很想看看此刻的苍牙,看看他的眉眼和他的神情。想看看他眼中是否还有如平日一般冷淡却刻骨的深情。

 

他伸出一只手,惊讶的是苍牙并没有任何抗拒。

 

他默许隼白又一次摘下了自己的面具。

 

长年不见光的皮肤略显苍白,加上重伤初愈,此刻更是并无血色。

 

只是眼尾带了些许微红。

 

 

 

“……你没有刀了。你赤手空拳。”

 

“别忘了有风的地方就有我的力量。”

 

“……你伤还没好全。”

 

“那也已经不足挂齿。”

 

“……”

 

“……你不是我的对手。”

 

 

 

苍牙笑了。

 

隼白从未见过他这样的笑,鲸鱼浮上海面喷出水柱,筑巢的飞鸟惊落了衔回的枯枝。

 

苍牙又靠近了些。

 

“隼白。”他咬字很清楚,声落珠玑。

 

“若我邀请你,就在这里和我同归于尽。”

 

“……你愿意吗。”

 

 

 

耍赖。

 

隼白从没想到过这个人竟也有一天会肆意挥霍着美色朝他无理取闹。

 

可是……

 

 

“……愿意。”

 

他声音很轻,带着平生未有得温情。

 

 

 

 

 

 

“可你的计划不会停止。被你洗脑的忍者会继续向武士宣战,阴阳师和鬼族也不会停下作奸犯科的罪恶。”

 

苍牙显得很冷静。

 

“所以我不能死在这里,你也不唔……”

 

一吻封缄。

 

 

 

待两人都从气喘中回过神来,隼白目光漫无目的地漂泊,最后定格在苍牙才刚刚立好碑的小土包。

 

“那是剑冢。”

 

隼白叹气道:“村正是我亲手煅铸,我早说过他不是最好的,而你值得更好的。可你还是用了这么多年。……只是如今,你终于不要它了。”

 

苍牙闻言看过去,片刻轻声。

 

“是你。隼白,是你不要他了。”

 

隼白心尖忽然一痛。

 

他不清楚苍牙说的到底是“他”还是“它”,他明白如今的局面是他一手造成,可这便是他一生追寻的“道”。

 

他也不舍的。

 

他也从未想过会有一天跟苍牙站在对立面,也从未想过从前那个受一点点伤自己都心疼的不得了的人伤的最重的一回竟是在自己手下。

 

只是似乎除了分道扬镳并没有其他路可以走。

 

没有借口、没有做戏、没有服软。

 

就这样理所当然的针锋相对了。

 

 

 

“天要亮了。”苍牙道:“隼白,你该回去了。”

 

“……小苍。”

 

“……别这么叫我。”

 

隼白恍若未闻。

 

“小苍。”

 

“……”

 

他解下了背在背后的长刀,弯下腰放在了剑冢旁边。

 

“就让鬼泪永远陪着他吧。从前便是一对,如今也不能分开。”

 

 

“自相残杀之后的陪伴还有什么意义。”

 

“陪伴任何时候都有意义。”

 

“……我不这么觉得。”

 

 

隼白抬手,如愿以偿的摸了摸苍牙的头发。

 

他没说什么,挥挥手转身。

 

苍牙从他身后叫住了他。

 

“隼白。”

 

隼白停下来,回头。

 

“……我仍会尽全力阻止你的计划。”

 

“……”

 

隼白笑了。

 

“好。我等着你。”

 

 

 

—tbc—


【澄羡】亡命之徒(上)

【澄羡】亡命之徒

 

 

 /跟尼酱 @哈尼lucifer 一起脑的一个文(其实脑很久了但是我太咕),我就抛个砖引个玉请大家期待尼酱的下篇(我好菜)

/原著向澄羡离开莲花坞后的一小段逃亡之路

/有路人×羡情节

 

 

*

魏婴端起汤匙,把最后一粒米也喂进江澄嘴里。江澄发着烧,迷迷糊糊的张口吞了,就要睡过去,沉入睡梦前还不忘问一句。

 

“你……吃了吗?”

 

魏婴安静一笑:“我吃过的。睡吧。”

 

江澄点点头,头一歪在破旧枕席上睡了过去。魏婴把缺了一角的瓷碗和汤匙收拾掉,看了一眼江澄的睡颜,轻声道:“会好的。你马上就会好了,阿澄。”

 

他给睡着的江澄掖了掖被角,端着碗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破旧隐秘的巷子里围了不少人,夏日里脏乱的小巷和人肉堆叠出的气味酸涩腥腐令人几欲作呕。黑衣清瘦的身影灵巧的从人堆里钻进去,绕到中间搭台下。一个肥腻的中年人扭头看见他,急忙来拉他。

 

“你也太慢了!这都要开始了,你赶紧的……看见上头那块铁狮子没,把它举起来……绕着台子转三圈,就算行。这会结束了,看人家给多少你拿五成,连着这三天的工钱一并结给你……听见了没?你小子今天怎么心不在焉的?”

 

“……听见了。”魏婴答道,抬头看了看台上的铁狮子,苦笑了一声。若是从前这点分量他眼都不眨一下,可如今……

 

他按了按小腹还未完全痊愈的伤口,只动作稍大一点仍会渗血。他咬咬牙仍是走了过去,路过那戏班的班主的时候稍稍晃了一下,被那人忽然拉住了。

 

“没吃饱吗??走路都走不稳当?你能行吗?!”

 

“……我可以。”他道。

 

班主狐疑的看了他一会儿,放开他挥挥手:“别给老子搞砸了,去吧你。”

 

 

 

魏婴上台的时候底下安静了一阵,又传来一片片窃窃私语的低笑。

 

末流这群人对他皮相的指指点点魏婴早就习惯,因而只是微微弯下腰,双手托住狮子底部,咬咬牙一使力,将这铜铁高高举起。看着底下戏班子疯狂对他挤眼睛示意,魏婴微一点头,艰难的迈开腿撑着铁狮子围着台子绕了半圈。

 

手臂抖的不成样子。小腹那里的伤口肯定也裂开了。

 

又走了小半圈,“咚”的一声巨响把在场的人都吓得一抖。

 

铁狮子落在地上。魏婴也跪坐在台上,额上冷汗滴滴答答往下落,身子仍在抖着,脸色白的如同濒死之人。

 

安静了一会儿挖苦和咒骂从四面八方传过来。甚至有烂菜叶子从台下扔上来。

 

“滚下去!”

 

“没那个真本事就别来这骗钱!”

 

“刚开始还有模有样的还以为有什么本事,原来他妈的就是个花架子!”

 

“……”

 

 

 

 

散场后,班主骂骂咧咧的点着这回艺演得来的钱,临走前又在魏婴肩膀上狠踹了一脚。魏婴往后一倒,见他要走又勉强坐起来拽住那人的衣袖。

 

“前两天的工钱还没……”

 

“去你奶奶的!”那人勃然大怒,抽出腰间教训人用的泡了水的柳条便在魏婴胳膊上狠狠抽了一记。

 

“砸了老子的饭碗,你还想拿工钱?老子不打死你都是看你前两次表现还行的份儿上!”

 

“呸,晦气。”

 

班主骂骂咧咧的带着他的小戏班子从巷子另一头走出去。魏婴咳嗽两声,挣扎着要站起来,视线里忽然出现一双干净甚至有些贵气的靴子,衣袍配饰都与这条脏兮兮的小巷格格不入。魏婴头也不抬就要避开,却被那人抬手拦住。

 

“嗳,魏小公子,怎么看见我就跑?”

 

魏婴嫌恶的避开一点。

 

“走开。”

 

那人身量高挑,三十四五岁上下,皮相倒是不错,周正贵气,偏偏眼睛里透出来一股子油腻邪佞味道。他盯着魏婴因狼狈而掀开的衣领下露出的一小段锁骨,目光满是贪婪,嘴里却仍作一副彬彬有礼的作态。

 

“小公子这是怎么了?”他上下打量,瞧见魏婴按着小腹的手指缝间渗出的暗红液体,笑道:“这是受伤了?哎,这样的美人……”

 

魏婴向后一躲,啪的打开他伸过来摸自己脸的手。

 

“李员外,请自重。”

 

姓李的员外也不发怒,笑眯眯道:“……怎么忍心让你做这么重的活儿呢?不如跟我回去,我教你做些能让我们都快活的事儿……你不是缺钱吗?我给你出啊!你之前一直不答应,非要做着这些重活,我可心疼坏了呢。”

 

“呸!”魏婴大怒:“李平桂,你恶不恶心!”

 

李员外身后的小厮不干了,上前两步骂道:“我们员外看上你那是你的服气,你这穷酸臭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告诉你,你今天……”

 

“哎,”李员外摆摆手制止了他:“退下,别冲撞了美人。”

 

“这样吧,小公子。我再给你三天时间……你要是想清楚了呢,就来西门街李府来找我。”李员外笑道:“你若是来,报酬自然少不了你的。看你这些天拼命干活,想来家里是急需用钱吧……”

 

“或是有人要用药?”李员外眯着眼道:“若是你不来,在下只好用一些其他的办法请你来了……”

 

“……你给我……滚!”

 

李员外大笑着走了,走前不忘朝他挥手:“别忘了啊,小公子。”

 

 

 

*

魏婴把自己身上太过明显的伤痕遮好了,又清洗了一下让自己显得没那么狼狈,这才轻轻推门走了进去。他一进门江澄便醒了,抬眼仔细打量魏婴问道:“你去哪了?”

 

“出去走了走。”魏婴几步走过来坐在床边,伸手探了探江澄的额头。“对不起啊,阿澄。今晚可能又只能喝一点汤了。”

 

“哪有那么娇气。”江澄声音还是有些虚弱,但精神好了许多。他道:“我觉着今日似乎好了很多,忽然一下子有了力气……再过段日子,许是就用不着躺在这破床上了……你这里怎么了?!”

 

他指着魏婴手腕上不小心露出来的红肿抽痕。魏婴赶忙把手缩回去,藏在背后,没心没肺道:“别提了阿澄,方才看树上有个鸟窝想着掏个蛋给你补补身子,伤也好的快些……谁知道我刚一爬上去大鸟就回来了,这一下给我吓得直接从上头掉下来了。”

 

“……”江澄盯着他藏起的手,默不作声。

 

若是魏婴坦坦荡荡不藏着掖着,江澄许是真的信了。可看如今魏婴这小心的作态,傻子才会看不出他在撒谎。片刻江澄低声道:“你是不是……又被药铺那群势利眼的赶出来了?”

 

“……他们打你了?”

 

魏婴默不作声。

 

江澄有些急了:“魏无羡,我云梦江氏的人就算是没了性命也不能摇尾乞怜,你以后不要去求他们了,没有那些药我也能好的。哪怕好不了,就算是死,我也不要你去……”

 

他说半截看着魏婴有些白的脸色,止住了话头。

 

“听到没有?!”

 

魏婴手指无意的扣住被子,扣了两下,似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抬眼看着江澄。

 

“好。”

 

不知是光线问题还是怎样,江澄惊觉魏婴眼眶似是有些泛红。

 

 

*

西门街,李员外府邸门前。

 

门口的侍从认得魏婴,见他求见李员外便忍不住挖苦。魏婴听着他挖苦一言不发,直到那人笑的一脸猥琐让他“说点好听的就给你通报”时,魏婴才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转身就走。

 

身后那人急了。

 

若是让员外知道魏婴来过这里却又被他赶回去坏了员外的好事,那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于是他又赶忙跑过来,不耐道:“站住!!你不想见员外么,那小爷我就辛苦一趟给你问问。你站着别动啊!”

 

门房蹬蹬蹬地往里跑,魏婴瞅着他赶着投胎似的架势不禁好笑,仿佛生怕自己跑的稍微慢了一点魏婴就反悔走了似的。

 

 

 

 

 

 

今日的天色阴沉极了,没一会儿就掉起了雨点。魏婴在内室偏着头被人按在中间那张两人睡的大床上,透过被眼泪模糊地视线望着窗外,手中又把床单攥的紧了些。身上那人张狂的笑,嘴里说些不干不净的荤话。魏婴从前再怎么风流也只是个十七岁未经人事的少年,哪里经得住花丛百战的李员外这般玩弄。他咬着唇又在心里记着不能把嘴唇咬破,不然回去江澄要发现的。

 

咸涩的眼泪又从眼尾滑出来,那人又嘲笑他:“这才刚开始,你就哭成这样,待会儿可怎么办。”

 

“……”

 

那日府里的下人们撑着伞从那间屋子外经过的时候,都听到了极力压抑却无法克制的哭喊呻吟,和她们员外尽兴时候粗喘的笑声和那些不堪入耳的带了些侮辱性质的言语。

 

 

 

 

魏婴抓了药从药铺出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他抱着药包一瘸一拐的往回挪,刚一出门屋里抓药的郎中和一些常客便开始轻蔑不屑的交谈。

 

“他不是买不起药吗?这次这么大方?这钱哪来的?”

 

“你没瞧见他方才从哪出来?切,小小年纪就做这等肮脏营生,还是跟了个男人,呸,真恶心。”

 

“你说李平……”

 

 

“嘘,小点声,李员外近日跟温家可是走得很近,那是我们编排得的。”

 

“不过我瞧着呀,那小子还真是颇有几分姿色,以前怎么就没发现……”

 

“瞧瞧那不堪承欢的小模样,啧啧……”

 

“哎,陈兄,你说要是我给他点好处,能不能也尝一尝这滋味……”

 

然后便是几人心照不宣的大笑声。

 

 

魏婴恍若未闻,仿佛那些人谈论的人不是他一般,只是微微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心里记挂着江澄又偏偏走不快,只得踉踉跄跄的往回奔,一路引了不少人奇异的目光。

 

 

 

 

 

*

江澄闻着中药的苦涩气息,皱了皱眉看着坐在他床边端着碗吹药的魏婴:“这药不便宜吧?你哪来的钱?”

 

魏婴僵了僵,随后若无其事道:“当然是我赚的啊,凭我的本事,上哪不能赚钱去。”

 

江澄仍心存疑虑:“做什么你能赚这么多?”

 

魏婴笑道:“阿澄你不知道,越是那种大富大贵的人家越有点见不得光的事儿,我恰好碰上了,人家看上我本领高强气拔山兮……”

 

“停停停。”

 

江澄没让他往下说,没好气道:“所以……你可别惹什么事!这种事是随便能做的吗,你小心人家不认账以后找你麻烦!”

 

“哪能啊。”魏婴道:“他们要找我麻烦也要掂量掂量,我是谁啊……是吧。”

 

江澄闻言总算有了点笑模样:“你可就吹吧。”

 

“我哪吹了……哦对,我在吹,吹药。但是这药也不能太凉,应该差不多了你喝喝看。”

 

江澄就着他的手抿了口药,被苦的直眯眼,四处乱瞥的时候余光恰好捉到了魏婴稍显凌乱的衣襟里藏着的小片红印和几根……偏红色的发丝。

 

江澄抬头看了看魏婴,长发挽在脑后根根黑如泼墨。

 

他又问道:“魏婴你今天到底干嘛去了?你身上这是什么?”

 

魏婴一低头,故作自然的迅速把身上的头发摘掉,衣服拢了拢,道:“啊,没什么,就……跟人打了一架。”

 

江澄一听,气急:“打架?!你还能不能行,你记清楚你现在是什么处境,能不能安分一点!”

 

“怎么不行!”魏婴挺胸,严肃道:“男人不能说不行!”

 

江澄:“……你给我正经一点。”

 

“好啦。”魏婴又软下来,笑着哄道:“没事的阿澄,我有分寸。你就好好喝药好好养伤,等你好了……我们再动身去离这儿最近的世家求援,给……江叔叔和虞夫人报仇。”

 

“你慢慢喝……不许倒掉!!这个可贵了。”魏婴把药碗递给江澄,自己站起身道:“我去……洗个澡。太脏了……而且还臭,呕。”

 

江澄看着他假装呕吐的表情,只觉着轻松了一些,挥手把人赶走了。

 

只是再看他离开的背影,却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似乎在逃离什么一样。

 =========================

 

我:给尼酱递笔()


睁眼看晨曦:

和亲友 @舟行蓑衣客 的33经历
我觉得队友可能真的是这么想的了hhh
毕竟我自己都没想到我居然没掉坑www

SS风戒和A风镖是什么魔鬼组合orz

苍:我太难了

港真到现在s火套我有两套了ss雷戒ss水镖和s水套都有了

为什么就是不出s风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求一点都不高啊QAQ

哇p1一上线发现血影大爷跟苍牙牙在一起了

P2再一上线发现隼白跟小黑分手了?!

P3隼队拒绝小黑的复合邀请?!

P4隼队疯狂追着牙牙比心……?!

P5我还能说什么贵圈……???

Ps.
现在情况是这样:

小黑对隼白///
影苍互相///
隼白对小黑:?
隼白对苍牙❤️
血影对隼白:?

这个小游戏真是无时不刻不给我惊喜【也许是惊吓?!】